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顺

蛤蚌孕育的痛苦愈久,珍珠的光彩越夺目。

 
 
 

日志

 
 
关于我

年不惑,房地产,放过牛,当过兵,先随散,后杂评,讲良知,推真诚,软不欺,硬不怕,喜旅游,爱民乐,文不精,梦尤在。 本名:王志顺。笔名:宜城刀郎、秋日私语、曼谷雨季、川页、孤烟直。作品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新京报》《美国侨报》《扬子晚报》《羊城晚报》《深圳商报》、《深圳特区报》《齐鲁晚报》《新安晚报》《西安日报》《楚天都市报》《新民晚报》《华商报》《南方日报》《成都商报》《华西都市报》《杂文选刊》《杂文月刊》等媒体。多家媒体特约或重点作者。 QQ:1054779260

网易考拉推荐

“进京抓记者”、“沙利文案”及其他  

2008-01-13 18:52:36|  分类: 杂感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说前些时网络上流行:“领导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我觉得这多少有点无厘头,那么近日当我从白纸黑字上看到辽宁西丰县县委书记张志国公然动用国家机器和公权(包括县委宣传部长、县政法委书记和公检、法等一干人)冲进有武警站岗的北京《法制日报》社,以诽谤罪拘传披露他“犯下作乱”行为的记者,我不但相信“领导很生气”,后果真的很严重,甚至我认为身为县委书记如此这般简直是狂妄之极,无知之极。

 

   事情的起因再简单不过:今年1月1日,《法制日报》主办的杂志《法人》刊发了记者朱文娜《辽宁西丰:一场官商较量》的文章。文章报道了辽宁西丰女商人赵俊萍因不满县政府对其所拥有的一加油站拆迁补偿处理,编发短信讽刺县委书记张志国,被判诽谤罪。

 

   我们姑且不谈除了法律之外,中国官场还有一套潜规则,比如“官大一级压死人”、比如“不看僧面看佛面”等等,贵为县委书记的张志国不可能不知道《法制日报》是党的喉舌,具体来说是中央政法委的喉舌。现在他居然不管这些了,这是何等的狂妄!也不说女商人赵俊萍之所以要编短信对张志国进行讽刺,从报道来看,是因为赵认为自己的商铺拆迁评估价与实际补偿费相差太大,多次找县政府有关部门包括张协商拆迁补偿事宜无果,不仅如此,张还威胁赵说:“还想在西丰混,就别跟我谈拆迁补偿”,叫嚣将其企业“从西丰地图上抹去”,将赵以诽谤罪非法羁押9个月。也就是说张志国“犯下作乱”在前,赵俊萍编短信讽刺在后,现在他居然把全部责任推给赵俊萍,这是何等的不分青红皂白!

 

   就说“进京拘传记者”事件吧,公众有知情权,记者有报道权,媒体有监督权,即便是记者报道有失实之处,也可以通过正常渠道比如事后以报社名义登报进行化解,消除影响。凭什么要动用国家公器冲击报社,捉拿记者?难道报社记者如实报道也有错?何况从法律上讲,法律规定,以“诽谤案”立案,必须有受害人的自诉,除非是严重地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诽谤行为。抛开那些短信与报道是否存在诽谤不谈,诽谤县委书记,就等于“严重地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今天还能有这样可怕的逻辑吗?而这位县委书记竟然表示,当地警察进京拘传记者一事他毫不知情。如此荒诞与吊诡的表演,无异于把全世界人都当了白痴。

 

   由此我想到了著名的发生在美国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沙利文状告纽约时报案”。1964年,美国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城警察局长沙利文状告纽约时报,认为该报在警方平息小石城骚乱时滥用武力的报导中损伤其名誉,并要求纽约时报赔偿50万美元。然而官司打到联邦法院后沙利文被裁定败诉。沙利文之所以败诉至少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公众人物的隐私权问题。尽管美国强调对个人隐私的法律保护,但是它同样强调公众人物需要让渡个人的部分隐私。作为警察局长,沙利文必须以公众人物的身份接受舆论监督,因为国民的知情权高于公众人物的隐私权。二是媒体报道在时间安排及公共空间建设方面的特殊性。联邦法院认为,只要媒体报道不构成“实际恶意”,而且对事实有过查证,那么,不论事实真相如何,这一切都不构成故意的恶意中伤。
   

   透过联邦法院的一纸判决,足见美国不遗余力地从制度上保障国民言论权利与舆论监督的良苦用心。
  

   由于国情有别,对待公民言论权利与舆论监督,我们当然不能全盘照搬美国那一套,但别忘了我国《宪法》亦有明文规定:公民对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而舆论监督之必要性更是全社会共识。显然,从推动社会进步与社会权利发展的角度出发,那些针对公共生活的批评或者负面报道,不但不应受到打压,反而应该鼓励,因为无论对一个国家而言还是对一个地区来讲,负面报道并不必然代表负作用,只要积极应对,负面报道更是生产力,是社会进步之源。
  

  “西丰拘传案”的从天而降,让我们再次看到了从制度层面保卫舆论监督的必要与迫切。因为谁也不能否认,对于一个社会而言,唯有保护好媒体与社会的言论权利,才能更有效地动员全社会力量,才能更有希望地应对转型时期的千难万难。

 

   据悉,近日,西丰县已撤消了对记者的立案拘传并派专人到《法制日报》社对当事记者进行道歉。然而只是撤消和道歉就够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