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顺

蛤蚌孕育的痛苦愈久,珍珠的光彩越夺目。

 
 
 

日志

 
 
关于我

年不惑,房地产,放过牛,当过兵,先随散,后杂评,讲良知,推真诚,软不欺,硬不怕,喜旅游,爱民乐,文不精,梦尤在。 本名:王志顺。笔名:宜城刀郎、秋日私语、曼谷雨季、川页、孤烟直。作品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新京报》《美国侨报》《扬子晚报》《羊城晚报》《深圳商报》、《深圳特区报》《齐鲁晚报》《新安晚报》《西安日报》《楚天都市报》《新民晚报》《华商报》《南方日报》《成都商报》《华西都市报》《杂文选刊》《杂文月刊》等媒体。多家媒体特约或重点作者。 QQ:1054779260

网易考拉推荐

家有恩师三千  

2010-10-09 20:52:15|  分类: 发文存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书对于我,最初是当作父辈交下的一种任务,继而成为一种兴趣寄托,后来又成为一种自觉习惯,最终变成为一种不可或缺的需要——同吃饭喝水一样。

       我爱买书,一周不逛书店,就觉得是对不起生活或者生活对不起我,就好象没完成任务,但这绝不是任务,而是生活自然的节奏。看到有阅读和收藏价值的书,即便少抽几包烟,少买几斤肉,也要想方设法把它弄到手。把恩师请回家。然后正襟危坐,聆听教诲。常常是到菜市场买菜,但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书店。结果好久才回家,自然是买菜变成了买书。不好意思地对妻子笑笑,妻知道我的本性,也就又一次原谅了我。

       我爱书但从来不给书包封皮,因那遮掩了书的本来面目。每本书都有自己的装束,犹如人穿衣打扮一样。“人民文学”的老师俭朴大方,但内涵深谨;上海古籍的,古色古香,老学究的气息;上海辞书的,厚重,学富五车;三联的先生,衣着雅致,十分得体;百花文艺的小姑娘,大方活泼又不失端庄秀丽。每每见其姓名与装束,就知大致的品性。

       我爱读书。读书随兴致所至,所以我的书很少有从头到尾一字不落地读完的,大都是随手翻阅,这样,总觉有没读完的书在等我,等我去慢慢地品尝,去慢慢地消化,去慢慢地领悟,有时许多年前读过的书如今重又翻开来看,仍是耳目一新,又深悟了一层道理。一天,在街头遇到暴雨,仓促间躲入一百货店,那一个多小时中,使我最气恼的倒不是失悔于忘记带伞,而是自责竟忘记带书,店里连半张残报也没有,唯一可“读”之物是一本电话号码簿,于是我就盎然地“读”起来,居然引发了对文字部首排列的一些思索,对市区中学设点布局的一些想法。正浮想连翩之际,一位好心的大妈走过来问我:“小师傅,你翻查半天还找不到么,把要打电话的单位告诉我,我替你查吧!”原来她也在等着查号。我期期地把“书”还给她,废然中止了也许大有前景的两项“科研任务”。这件事告诉我,即使电话号码簿,开卷或许也有益的。

       朋友借一、二十块钱的事忘记还了,我记得不是很牢,朋友借书不还哪怕十年过去了,我依然记得清清楚楚。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在部队当兵期间,有一河南籍战友向我借了一本《解放军报插图集》,我至今还记得呢;另一起是我转业回地方后的第三年夏天,被好友借走了一本书名为《重读大师》,一本书名叫《历代名篇赏析》(下),至今未还,许是看好了,也罢,对他(她)有益,我也只好忍痛相让。我向朋友借书从来是速借速还的,因为我深知心爱的书被人借出后下落不明的苦恼。

       转业那年,托运行李时,不慎丢了一大纸箱书,心疼了好一阵子,以后迁移,首先是收拾好书。一次,朋友来家,见满视野的书刊,惊异地问我“你这有多少书?大约有三千吧。这叫三千宠爱集一身哪!”我说:“不对,这叫家有恩师三千!”

 

(旧文,曾发表于《安庆日报下午版》,近段时间比较懒散,权当更新一下博客吧)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