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顺

蛤蚌孕育的痛苦愈久,珍珠的光彩越夺目。

 
 
 

日志

 
 
关于我

年不惑,房地产,放过牛,当过兵,先随散,后杂评,讲良知,推真诚,软不欺,硬不怕,喜旅游,爱民乐,文不精,梦尤在。 本名:王志顺。笔名:宜城刀郎、秋日私语、曼谷雨季、川页、孤烟直。作品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新京报》《美国侨报》《扬子晚报》《羊城晚报》《深圳商报》、《深圳特区报》《齐鲁晚报》《新安晚报》《西安日报》《楚天都市报》《新民晚报》《华商报》《南方日报》《成都商报》《华西都市报》《杂文选刊》《杂文月刊》等媒体。多家媒体特约或重点作者。 QQ:1054779260

网易考拉推荐

对“形似”改革少一点“为赞而赞”  

2011-06-21 00:21:20|  分类: 发文存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山东省有关部门日前推出的“公务自行车改革”举措,《扬子晚报》20日刊发时评:《对实干型改革少一点“为批而批”》(作者:晏扬),老实说,如果作者只是“为批而批”,笔者实在无话可说。然,从作者的行文气势看,作者所要达到的目的显然不止于此。于是,笔者不揣浅陋,提出与晏扬先生所持论点截然相反的看法,以使真理越辩越明。

 诚然,对实干型改革少一点“为批而批”,正确的很。但问题在于,作者凭什么断定山东推行公务自行车改革就是实干型改革呢?从作者的论证过程看,主要理由一是、之前对公车改革舆论多有诟病,而山东省则是“从善如流”;二是、山东省公车改革“不是以权力自肥为目的”,三是山东省公车改革对“减少经费开支、节能减排、缓解交通拥挤有积极作用”;四是,“改总比不改好”;五、“推行公务自行车改革难道不是一种制度建设吗?”

 果如是,作者显然是出于一种主观臆断或有意拔高山东的公务改革举措,就不必说了,这不禁让笔者想起了鲁迅小说《高老夫子》中的一个人物,此公原名叫高干亭,别号老杆,守旧而又混世,面对滚滚的新世潮,乃有动于衷,一度摆出皈依“新学问、新艺术”的样子,改字“尔础”,藉以和高尔基攀个亲,尽管他连高尔基是否姓“高”也没有闹明白。

 而现实中的情况却是,一说到改革,屡见不鲜的现象是,你要发展农村特色经济么,他立马动员农民毁田弃林,一窝蜂种黄花菜,上“颌子工程”;你说要减员增效,他正愁那些“圈外人”不好排斥呢;你提倡知识化、专业化,他可以马上通过走后门或“赵公元帅”去弄一张“博士后”给你看;你说要普及电脑,他马上拔出业务经费派采购员弄若干台来装点办公室供你赞叹;你要政府信息公开么,他马上将无关紧要的政府信息全部公开……而且在推行这一切时,雷厉风行,很讲效率。

 显然,山东式的“公车改革”与“尔础高老夫子”式的攀亲者以及现实中那些热衷的是“形似”改革的做法颇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表面上似乎将自己变得合乎新事物,实质上是将新事物变得合乎自己。

 中央有关改革的《决定》中所指的“惧怕改革,墨守成规的习惯势力”,我看应包括这些人,他们无心改革,却有办法混迹于改革的大潮中,敷衍改革,玩弄改革,败坏改革的名声。

 但实干型的改革者,无不希望有越来越多的同道,而不希望看到高尔础式的攀亲者或现实中那种“形似”改革的做法,因为实干型的改革毕竟须经科学头脑的运筹,不光要求有利国利民的目的,还要有实事求是的态度,更看重的是改革带来的实实在在的效果。在名目上玩弄词藻,在形式上凑凑热闹,不会比高老夫子改名高尔础更有意义。

 鉴于以上,对山东式的“公车改革”,愚以为在没有看到明显的实际效果之前,还是少一点“为赞而赞”的好。

(发6月21日《扬子晚报》http://www.yzwb.net/epaper/html/2011-06/21/content_318131.htm?div=-1

  评论这张
 
阅读(5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