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顺

蛤蚌孕育的痛苦愈久,珍珠的光彩越夺目。

 
 
 

日志

 
 
关于我

年不惑,房地产,放过牛,当过兵,先随散,后杂评,讲良知,推真诚,软不欺,硬不怕,喜旅游,爱民乐,文不精,梦尤在。 本名:王志顺。笔名:宜城刀郎、秋日私语、曼谷雨季、川页、孤烟直。作品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新京报》《美国侨报》《扬子晚报》《羊城晚报》《深圳商报》、《深圳特区报》《齐鲁晚报》《新安晚报》《西安日报》《楚天都市报》《新民晚报》《华商报》《南方日报》《成都商报》《华西都市报》《杂文选刊》《杂文月刊》等媒体。多家媒体特约或重点作者。 QQ:1054779260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对“信访”的恐惧源于权力对手握“真理”的心虚  

2011-09-01 06:54:52|  分类: 时事快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月16日,山西运城市稷山县公安局称接获复印店举报,成功“稳控”了一名正在复印上访材料的老人。网友质疑称公安局无权收缴老人的材料,且多数网友对复印店的举报行为表示震惊。截至目前,媒体称稷山县公安局尚未就此事进行正面回应。(《新快报》8月31日)

 众所周知,信访是最基本的民意表达。信访权是受宪法保障的,通过信访向国家有关机关及领导反映问题,是宪法和法律赋予公民的神圣权利。由此,网友质疑称公安局无权收缴老人的材料,且多数网友对复印店的举报行为表示震惊。无疑是站在法律的高度,并旨在用“言论”维护宪法和法律赋予公民的神圣权利,捍卫法律的尊严。

 那么,既然信访是最基本的民意表达,是宪法和法律赋予公民的神圣权利,稷山县公安局为何又公然置这些于不顾呢?不仅不顾,甚至不惜采取在“复印店”按插“眼线”、“耳目”,并通过“眼线”、“耳目”随时掌握一些上访者的思想动态等“下三烂”手段呢?这原因那原因,愚以为根本原因在于权力对自己手握的“真理”的心虚以及“谎言”被戳穿后的心慌。因为公民的信访权利与自由一旦得到真正保障,民意表达的渠道一旦畅通无阻,那么,权力者所谓的“依法办事”、“按章办事”、“清正廉洁”、“执政为民或执法为民”云云,以及对自己所宣扬的那套“真理”,立刻就会褪除糖衣,变成赤裸裸的谎言。这从稷山公安局先是在其微博“平安稷山”上晒“战绩”、“邀功”,微博被大量转发并引起了各界人士的关注和热议后,又被“平安稷山”迅速删除,便可见一斑;而“截至目前,媒体称稷山县公安局尚未就此事进行正面回应”,也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了这一点。

 事实上,即便上访老人拿着“数量较大”的上访材料“越级上访”,只要稷山县大小官员平时行得正、坐的端,从内心到外表始终都流露出一股逼人的正气,那么,又怕什么呢?何况老人只是在复印店里复印上访材料,并不代表老人一定就会拿着这些复印件到处寄发甚至“进京上访”——虽然据“平安稷山”发微博称:“老人于2002年以来,多次进京、赴省上访。在问题得到解决并写了停访息诉书后,仍越级上访,被芮城县公安局列为重点稳控对象。”由此,这除了说明权力患了“杯弓蛇影”和主观臆断病,不正说明权力平时有可能不受约束、监督,以至于权力不作为、乱作为吗?否则,为何又是在复印店按插公安部门的“眼线”、“耳目”,又是接获复印店举报后迅速出动警力将老人的材料收缴?

 好象是2005年前后,原国家信访局局长周占顺在接受《半月谈》杂志采访时说:在当前群众信访的问题中,80%以上反映的是改革与发展过程中的问题;80%以上有道理或有一定实际困难和问题应予解决;80%以上可以通过各级党委、政府的努力加以解决;80%以上是基层应该解决也可以解决的。目前,虽未见有这方面的统计数字更新,但可以肯定的是,老人三番五次的“进京、赴省上访”,很大程度上可能是由于老人的合理合法诉求没有引起当地党委、政府足够的重视。同时,从当地政府没有将老人送到“精神病院”来看,也说明老人的意识是清醒的。只是由于当地政府没有妥善解决好其合理合法的诉求,无奈之下,老人才不得不多次踏上“进京、赴省上访”的崎岖的维权之路。而当地公安部门之所以收缴老人的信访复印材料,并非是身为执法者不懂法,而在于执法者可能早已沦为当地党委、政府部门的“打手”,成了始终让权力躺在一种“不知今夕是何年”的席梦思上悠哉优哉的“保镖”。

 “哦,原来街上的文印小店都成为你们触角了,还有哪里?都告诉大家吧。”这是央视新闻中心记者“陈耀文斯基”看到这则新闻后于昨日凌晨在微博中写下的一段文字。这如其说是调侃、讽刺,不如说是一种担忧。是啊,连街上的文印小店都成为公安部门的触角,还有哪里不会出现公安部门按插的“眼线”、“耳目”?只是,如此一来,公民行动的权利与自由(包括信访的权利与自由)又如何得到保障?公民免于恐惧的自由,又到何时才能实现?依法治国的目标又到哪年才能接近?诸如此类,不能不说令所有公民都心存不安与恐慌。

  评论这张
 
阅读(5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