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顺

蛤蚌孕育的痛苦愈久,珍珠的光彩越夺目。

 
 
 

日志

 
 
关于我

年不惑,房地产,放过牛,当过兵,先随散,后杂评,讲良知,推真诚,软不欺,硬不怕,喜旅游,爱民乐,文不精,梦尤在。 本名:王志顺。笔名:宜城刀郎、秋日私语、曼谷雨季、川页、孤烟直。作品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新京报》《美国侨报》《扬子晚报》《羊城晚报》《深圳商报》、《深圳特区报》《齐鲁晚报》《新安晚报》《西安日报》《楚天都市报》《新民晚报》《华商报》《南方日报》《成都商报》《华西都市报》《杂文选刊》《杂文月刊》等媒体。多家媒体特约或重点作者。 QQ:1054779260

网易考拉推荐

“儿童文学性描写”:不妨跳出“宜与不宜”之争  

2013-06-18 08:50:58|  分类: 时事快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他细瘦的、皮肤发白的两腿间,蜷缩着一团颤巍巍的东西,像一只出壳不久,躯体还是半透明的小鸟……”这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黄蓓佳的小说《我飞了》的片段。不料,这一片段昨日上午被网友发到网上后立即引发争议,部分网友认为,儿童文学不应有关于性的描写,黄蓓佳的描述超出了尺度;另一些网友和儿童文学作家则认为,这样的描述无可厚非。小说作者黄蓓佳则称:网友完全是断章取义,她希望大家把这本书读完后再来发表议论。(6月15日〈成都商报〉)

客观而言,对儿童文学中出现的少量性描写,笔者是持赞成态度的。这使我想起了两广人吃菠萝甚至吃西瓜时,喜欢抹一点点盐,这样,就觉得特别的甜。即“若要甜,加点盐”。其实,这种现象在文学中也是有的,苏东坡把文学中的这种现象或曰手法称为“反常合道”——它是“反常”的然而是“合道”的,用违乎常情的表现手法去突出一种至情和真情,有如用盐致甜,用蓝墨水去增白。

但这种“反常”手法的运用,是以“合道”为前题的,不宜滥,不宜过。一滥一过,就会走上反面,超出轨外,自乱其意,自毁其文了。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果真如黄蓓佳所言,“是非常正常的一段描写,而且是非常必要的一段描写”,那么,自然无可厚非。何况,现在的儿童对性描写的免疫力显然大大超出了一些大人们的想象。

不过,面对儿童文学中出现的性描写,笔者更希望大家不妨跳出“宜与不宜”之争。毕竟,除了儿童文学性描写的“宜与不宜”,还有必要反思一下,一则,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一些儿童文学作家,在为儿童提供精神食粮时,不再坚守严肃认真的创作态度?二则,到底又是什么原因致使一些儿童文学读物出版机构不再秉持高尚的道德情操?

在笔者看来,这背后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主要原因怕是,宏观而言,在经历了极度贫乏和困惑之后,中国人(包括儿童)终于开始走向文化多元化选择和自由,再也不必在有限的、可怜的文学面前寻找精神归宿和生活导师了。那种建立在极度匮乏基础上的“文学轰动效应”,那种动辄印行上百册的所谓“文学辉煌”,怕是一去不复返了。微观而论,“拳头”、“枕头”加“娱乐至死”的电视节目,如影随形、肉麻露骨的网络“黄图”,以及那些充满诱惑力的地摊文学,应该说大都属“儿童不宜”,但似乎也在有关部门一次次“严肃整顿”之下,越发胆大了。在这种情况下,寄希望于儿童文学作家和儿童文学读物出版机构在创作或出版儿童文学作品、读物时永远保持严肃的姿态和情醒的头脑,不是显得有点欺负人吗?

在没有告别浮躁功利的社会之前,千万别对儿童文学作家和儿童文学出版机构寄予太多奢望,人家儿童文学作家那么一写,大人们您呐,就那么一看。觉得有益于孩子健康成长,就鼓励他认真看,觉得“不堪入目”,就让孩子随手放下或丢到垃圾桶;不难为儿童作家,也不煎熬自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发6月21日《闽北日报》读书版http://mbrb.greatwuyi.com/html/2013-06/21/content_13565.htm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