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顺

蛤蚌孕育的痛苦愈久,珍珠的光彩越夺目。

 
 
 

日志

 
 
关于我

年不惑,房地产,放过牛,当过兵,先随散,后杂评,讲良知,推真诚,软不欺,硬不怕,喜旅游,爱民乐,文不精,梦尤在。 本名:王志顺。笔名:宜城刀郎、秋日私语、曼谷雨季、川页、孤烟直。作品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新京报》《美国侨报》《扬子晚报》《羊城晚报》《深圳商报》、《深圳特区报》《齐鲁晚报》《新安晚报》《西安日报》《楚天都市报》《新民晚报》《华商报》《南方日报》《成都商报》《华西都市报》《杂文选刊》《杂文月刊》等媒体。多家媒体特约或重点作者。 QQ:1054779260

网易考拉推荐

官网征集民意“零意见”背后的“意见”  

2013-07-11 08:20:33|  分类: 时事快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1、1、1、0……在东莞市政府官网上的规范性文件征求意见稿的投票人数中,反复出现着这两个数字。自去年11月份东莞市政府官网公告栏上的规范性文件征求意见稿设置了反映民意的通道以来,15份最终被通过的征求意见稿中,没有一份意见稿的投票人数超过1,也无一人在上面反馈意见。(7月10日《南方都市报》)

民意征集之所以在东莞官网遭遇“零意见”的尴尬,负责民意征集的东莞法制局方面坦言,主要是由于市民对公共议题的参与热情不高。而专家则分析指出,这与东莞的人口结构和公民意识淡薄有关,东莞大部分是流动人口,大家都认为这些规范性文件与自己无关,所以也就没兴趣关注。但相关部门仍可通过其他多种渠道来广开言路,“主要看他们有没有心”。

 诚然!但积区区多年办公室工作经验,区区以为“零意见”的背后也可能与上级(官方)多年养成的征集意见的“腔调”和“不耻下问”的态度有关。比如笔者每次参加上级座谈会,就经常听到“多提宝贵意见,帮助我们改进工作”,遇到这种场合,我总是既感激又为难。人家要的是“宝贵意见”,而区区充其量只能提几句普通人的普遍想法,如果“普遍想法”也被普通人“捷足先登”了,那么,区区只好或作“洗耳恭听”状,或“闭目养神”,或改口“哈哈哈,今天的天气…….”。

 意见的“宝贵”与否,往往不取决于提意见者的两片嘴皮,而取决于听意见的两张耳膜。积数年研究之心得,区区深知有两种征求意见的人,一种是诚心的,只要别人肯提,即使准确的度有差别,甚至是当场让征集意见的领导下不了台的非常尖锐的意见,总是宝贵的,不仅当场就给予鼓励,而且事后加以认真研究,并给予及时反馈。因而“不尽意见滚滚来”;另一种则是假心的,要么对提意见的范围进行限定,要么只喜欢听赞美性的意见。因为的确有这样的人,惯于把针对自己或针对自己所在的政府部门的意见分成两类,碰着“痒处”的就“宝贵”,碰着“痛处”的就不怎么“宝贵”了,欠“宝贵”意见的人也就不值得“宝贵”了。

 还有的地方领导听不进群众半点意见也就罢了,居然对在网上张贴对政府部门意见的网民实施“跨省抓捕”,甚至有地方官员认为“报道地方负面新闻(实际上也是一种意见),就是与地方政府公开“作对”,更有甚者称“和政府作对就是恶”。 如去年媒体曝重庆风水门录音,涉事官员重庆市江津区委书记王银峰就抛出这样荒诞的理论。

 经验使人变得世故,谁愿意提那些说了等于白说,甚至“引火烧身”的意见呢?

 我曾留心观察过,当上级领导到基层检查工作的时候,基层负责人每每恭请上级给予指示,用语绝不会是“请作宝贵指示”!原因是不言自明的,指示嘛,不像意见那样有“宝贵”与否之分,理当是一律可宝贵的,所以就无须作“宝贵”的限定。可见,限定词的有无,视情况而定。不单纯是个语法问题。但我这一意见倒挺肯定:希望以后有上级请我提意见时,不要暗示我意见“不宝贵”就免开尊口。这点意见,不知道对东莞官方来说,算不算“宝贵意见”?

 

  评论这张
 
阅读(10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