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顺

蛤蚌孕育的痛苦愈久,珍珠的光彩越夺目。

 
 
 

日志

 
 
关于我

年不惑,房地产,放过牛,当过兵,先随散,后杂评,讲良知,推真诚,软不欺,硬不怕,喜旅游,爱民乐,文不精,梦尤在。 本名:王志顺。笔名:宜城刀郎、秋日私语、曼谷雨季、川页、孤烟直。作品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新京报》《美国侨报》《扬子晚报》《羊城晚报》《深圳商报》、《深圳特区报》《齐鲁晚报》《新安晚报》《西安日报》《楚天都市报》《新民晚报》《华商报》《南方日报》《成都商报》《华西都市报》《杂文选刊》《杂文月刊》等媒体。多家媒体特约或重点作者。 QQ:1054779260

网易考拉推荐

吹与明月悠然笛  

2017-08-31 16:26:40|  分类: 杂感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吹与明月悠然笛

王志顺/

 

如果能重新选择自己的活法,我相信很多人都希望带着一份潇洒自得的心情,无拘无束,四处流浪。而陪伴流浪的脚步声的,当属流浪的笛声。

 

      笛是我小时候喜爱的几样乐器之一,用笛痴来形容我当时对笛的喜爱程度实不为过。每天放学回家,不摸两下笛或不吹两下笛子,心里就象大烟鬼子突然断了烟似的感到浑身直痒痒。尽管我在吹奏的过程中经常把“A”调吹成“B”调,把高音吹成低音,甚至手指经常按错笛孔,但这些都丝毫不影响我对笛的钟爱。重要的是,我小时候性格比较孤僻,而我又特别害怕孤独,这时候,笛正是我最投缘的伙伴,最知心的朋友,不需要什么安慰,只可静静地坐在一起,默默地看天空中云朵的变化就足够了。

 

      笛的种类、名称、材质等繁多就不提了,就说这笛吧,实在是一件玄妙的物什,有阳光的明亮也有紫檀的沉郁。尺长的竹子,简单的挖几个孔,贴上薄薄的笛膜,便有了灵魂。吹奏笛乐,在闭上眼的那一刻,就有一种经历了千年风霜的独特沉淀,说不出来,却催促着五肠六腑跃跃欲试。运足丹田气力,就有一种从不曾说出的语言,从心底撞击到竹管里,又从竹管里喷发到空气中,高低错落,悠扬婉转,缠绵悱恻,欲说还休。

      笛声是轻快的、灵动的,但这不能说它就没有了忧伤,只是那种忧伤不是撕心裂肺的疼痛,而是一种笼着轻柔的浅紫色薄雾的浪漫。谁家玉笛暗飞声勾起谁人不起故园情的无尽乡愁;燃柳烟浓,吹梅笛怨,吹动一腔生离死别的痛楚;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几多长沟流月去无声的无奈……。千般思绪万种情怀,都蓄于笛管小小的身躯里。唐风宋雨怎番的婉转绵延,只在一串串音符中交织出一幅幅流动的浓墨淡彩的绝美画面。在流动的乐曲中凝神静气,便有一怀温暖的气息袭上心际。

 

     笛子还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亦俗亦雅,也从来不去刻意迁就。这样的秉赋带到墨笔下,似乎一下子就可以把静寂的画面变得灵动生气。君可见,就是那么平常的一段竹子,握在画中或仕女或文人或牧童或权贵的手里,带来的不仅仅是画上一人或一群人的快乐,更可以说是千百年来无数观者精神上的慰籍和向往。静谧中不失灵动,喧嚣中不失情趣。那些画里的人物,无日无夜的吹弄,穿过历史的风雨和烟尘,走出时空断层的仄压与幽暗,让清悠悦耳的笛声,响遏行云,袅袅绕梁。

 

     《姑苏行》,想必喜爱中国古典民乐中的人都不陌生,听一遍,也许平平淡淡,如此再三,想必你就会感受到笛子在江南亭台楼阁、小桥流水之中的通灵。缠绵的乐曲声里,有袅袅的晨雾,有通幽的曲径,有潺潺的流水和啁啁的鸟鸣……这样清秀而瑰丽的曲调,怎能不让人向往江南的景致,和那份带着神韵的笛文化呢。

 

     《红楼梦》里贾母见月至天中,越发精彩可爱,说过一段话:如此好月,不可不闻笛……音乐多了,反失雅致,只用吹笛的远远的吹起来,就够了。确实是这样,笛子的声音,远远的,就够了,犹如翩翩落叶从容优雅地飘过,带着心灵深处的颤抖渐渐远去,只留下一缕属于记忆里的沉香的味道。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